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yms653652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在做,天在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噱头”、“日脚”  

2015-10-03 14:2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噱头”、“日脚”等都是根在弄堂的上海俚语

 

弄堂里是过日脚的地方,怎样的日脚就会产生怎样的俚语。
弄堂里向无小事,低头抬头都是人情世故。
欲知弄堂事,先要听懂弄堂里的俚语。

 
“日脚”
吴语,今泛指日子,也指日期。
如:“好日脚”、“坏日脚”、“日脚没到”、“日脚过忒了”,都是“日脚”。
夫妻吵相骂还有:“日脚覅过了是伐?”“侬再迭能下去,没侬嗰日脚过了。”

 何以日子叫“日脚”?
太阳高高在天,日脚就是太阳的脚么?其脚何在?
查杜甫《羌村》诗:“日脚下平地”。注家以为,日脚,日光下垂也,亦即晷影。
唐《才调集》里也有“彤彤日脚烧火井。”
而清人胡文英则说,最早吴语里只是将去日之速的感慨说成“日脚快”而已,尚未泛用。
 
可见此词的泛用还是最近200年的事。

 
“噱头”
地球人都知道电视全靠广告,不看广告看什么电视。
但放就放呗,最讨厌主持人在放广告之前还要自鸣得意地掉一记枪花,来个“软着陆”。
大家都痛恨有人为权叼盘,其实,为钱叼盘亦不光彩啊。

 
“掉枪花”又叫“放噱头”。
资深老上海告诉我,戳穿讲,噱即血,放噱即放血。
什么血?狗血也。
噱头,血之头,一点点。
一点点也还是狗血。

 
 “煸死”

“煸死”,音“篦稀”。
老早常常听老阿姨们讲,“小姑娘勒做啥,一家头闷声弗响?”
“覅去睬伊,伊勒煸死呀。”
今似已绝迹。

 
“煸死”,义近“作”。
窃以为,“作死”与“煸死”还是有区别的。
“作”是动,“煸”是静;
“作”起来武腔腔,“煸”起来静悄悄;
“作”是虐人,“煸”是自虐;
“作死作活”好拿一家门侪“作”煞,“煸死”只是钻牛角尖,自家跟自家过不去。

 
“伉一桩”
伉,作“伉俪”时音康,北音也。吴音其实为“行”(hang)。
伉,抵住也。
上海话把抵挡一阵叫做“伉一桩”。

例:迭桩事体再犯难,我也要伉一桩。
又:侬伉么就伉一桩唻。 伉,古通抗,有给出对等之力的意思。
伉俪者,是相称,也是对等。
惜今用者日稀。

 
“穷性穷悟”
沪语,喻人之不顾一切、不计后果的蛮干。
其短语为“穷撞”或“瞎来来”。
 
穷,极也;性,质也;悟,觉也,皆取其本义。
“穷性穷悟”则是:无论先天之质还是后天之觉,都爱走极端。
俗作“穷祸”,似不通。

 
“小讨债鬼”
上海人对自家小人的戏称,除了小瘪三、小鬼头、小赤佬、小棺材外,还有“小讨债”,即讨债鬼。
其实,瘪三赤佬俱会讨,鬼头棺材皆涉鬼,义一也。
小人一日到夜缠牢爷娘要这要那,爷娘被缠烦了便说,“前世里欠侬嗰啊”,今已杳闻。

此话所来有自,确实源于轮回之说,轮回说认为,为父母者前世确曾欠过别人钱,于是生儿育女,让孩子来索还。
所以沪上有句老谚叫做,“无冤不成夫妻,无债不成父子”。

 
“死抢活夺”
今已少有人用,过去亦不常见。
常与“做啥啦”连用,以表否定。
例句倒是俯拾皆是。
以前常见有人在公交上为了抢付几张车票钱,或在点心店为了抢付两碗小馄饨钱“死抢活夺”。
前不久的一个造晨,我在一面店吃面,隔壁一桌两个老男人在就着面浇头吃早老酒,菜不够了,加两块素鸡,于是俩人又“死抢活夺”起来。
唉,迭眼小钞票“死抢活夺做啥啦”?

 
“候分掐数”
掐,音克。喻恰到好处、浑然天成、像算过一样。
例如:伊总归候分掐数到,早一分钟也弗肯。
又:只写字台摆了沙发旁边正正好好,候分掐数喏。

候,依也。
例如:弗好侪候牢小囡嗰(不要啥都依着孩子)。
又:样样候侬啊?
“候分掐数”出于何处?
我倾向于源自裁缝依照尺上一分一分来掐着数,尺的最小计量单位是分,候分,极言其精准也。

 
“瞎拓八拓”
沪上人家写毛笔字不讲“写”,而谦称“拓”。
例:“侬字好,侬来拓忒两笔”。
“搿我瞎拓八拓个噢。”
俗作“塌”,似不确。
 
拓,本有依样画葫芦和涂抹意。
除碑拓之拓,民间还有“拓鞋样”。丁玲《母亲》中有句。
清人张南庄《何典》中,更有“讨个烂膏药拓了”及“拓花了面孔”装鬼的记载。
 一说作“搨”,聊备一说。

 
“一搨刮子”
“总共”,上海话怎么讲?
最早叫“亨白冷打”,来自广东话;讲“和总来该”来自宁波话,讲“一搨刮子”,来自苏州话,这三种方言是上海话的主要构成元素。
若讲“角落山姆”则来自租界,即英语“all sum”的音译,以上四种都算上海话。

 
“一搨刮子”源于裁缝活。
以前裁缝摊的作板上总归有一小碟糨糊。
因那时做衣裳,领口袖口褶皱处都要先用糨糊粘住再缝针。
“刮子”即涂抹糨糊用的木片,又称刮浆刀。“搨”即涂抹,故应为动词。
当碟中糨糊将用尽,只够一刮子时,裁缝会对徒弟说:“快去调糨糊!糨糊没了,侬看,一搨刮子侪勒嗨了”。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